当前位置:苗啰小说网 > 异界魔法 > 容安馆的你

第一章白月光

就在我第一次拿起画笔,在画布上染上蔚蓝的那一刻,我,沈念,恢复了记忆,虽然还不是十分清晰。

高中生,交通事故,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的语言在我的脑海中回荡。

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,父母温柔,独生子女,有一群志同道合又不务正业的朋友,学习成绩优异,一直名列年级前几名,每年都可以拿到奖学金,并且还取得了国外大学的留学资格。

一切向着父母的规划发展,有一份自己的事业,年入百万,在合适的年龄遇到要度过一生之人,然后结婚过着令人羡慕的幸福生活。

本应该是这样的,然而戏剧性的事故却改变了这一切。像往常一样吃完早餐后上学,在拐角处等待的不是日常和朋友的见面,而是迎面而来的摩托车,一个醉酒的司机撞了红灯。

很想说些什么,但意识却一下子就消失了。等到恢复意识时,身体却动弹不得。但奇怪的是,耳朵,还可以听见声音。

我......好像成了他们口中的植物人。

什么吗,不过这样也挺好的。一直以来自己不过是父母炫耀的资本。

光鲜亮丽,令人羡慕的表面生活终于要结束了吗。从小便开始参加各种培训班,各种学习方面的竞赛,虽然证书堆满了整个书架,却没有任何实感。

我喜欢绘画,却被父母严肃的拒绝了。如果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度过这一生就好了。

“呐,你知道银莲花的花语吗?”当我这样想的时候,耳边出现了一个好听的女声。

貌似是专门负责照顾我的护士,别人都叫她夏清。这几天我经常能听见她的声音。

我虽然见过银莲花,不过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,我不太了解花语。即便知道,无法说话,无法动弹,也无法回应她。

“明明是朵美丽的花儿,你说是吧。”她忽然自我感伤起来,“对了,小说又更新了。”

夏清护士是个感性的人,她喜欢和我分享一个名叫《致天堂彼端的你》的架空小说,听说在小圈子中最近非常有名

与名字不同的故事,主体发生在一个架空的世界,被选中的,拥有王室血统的人争夺世界的王。故事的男主角,理所应当的成为了最后的王,活了下来并和女主生活在了一起。

由于悲惨的童年经历使男主性格略微有些黑深残,女主傻白甜的性格逐渐解开男主心结,使男主感受到了温暖。因为还有其他人喜欢着女主,所以男主对女主的爱更多的是病娇式的占有。

没办法,因为最近暗黑+病娇实在太火了。

我并不觉得男主病娇性格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,傻白甜女主在小说中也是一抓一大把。我在意的,是另外一个男孩儿,小说中期才出现的男孩儿。对他的描写不多,虽有争夺王位的资格却无心争储,温柔似水,却遭遇不幸,最终被一个名叫容安馆的势力组织所害。

人人所向往的白月光,明明是那么一个温柔善良的孩子,明明即便不死也不会对后面的进程和结局造成影响。

“你认是顾瑾年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”有一天,夏清合上小说坐在我的床边问道。

这世间最纯洁无邪的存在,这是我最真实的想法。

夏清叹了口气,像是自问自答,又像是自言自语,“或许死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解脱。”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在我的世界里,时间就像是一个无穷止的黑洞,混沌,黑暗,似要将一切都吞噬殆尽。

“你们确定要执行安乐死吗?”这是医生的声音。

“嗯。”顿了顿后,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。

然后我的世界里便再无其他的声音。

回想起来这大概就是命运吧,但总觉得在我临死前,夏清好像在我的床前说了几句伤感的话。那个多愁善感的人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呢。不过事到如今也是无能为力了,我如今能想起的无非是些片段性的画面,几句夏清偶尔的闲谈,前世所发生的一切好像都是别人的事。

现在的我名叫沈念,九岁,一个委屈巴巴的公爵千金,一个自出生以来就几乎没怎么出过门的公爵千金。

我本以为既然来到了另一个世界,一切就都可以改变,算了,这样也好,虽然离不开府邸,但我有一群真心爱我的人,闲来无事还可以养花种草绘画,过着退休老人的生活。

我有一个侍女,我给她起名叫银莲,银莲是我脑海中突然出现的词汇,好像是个花名,但花语是什么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。反正名字也只是个代称,前世的记忆也是支零破碎的,一旦想起什么就会头疼,本来身体就不好,所以干脆不想了。

此刻我坐在庭院外,拿起画笔。我喜欢画天空,像这样自由,美丽,我所向往的天空。

这个世界的天空,是我的前世不曾见过的美好景象。

公爵千金沈念在书中是个不惹读者注意的次要角色,一个读完整本书后让人怀疑曾经竟然还出现过的,存在感稀薄的角色。虽然身份贵为公爵千金,但在整本书中也就只和顾瑾年有些交集而已。

那个温柔的顾瑾年......那个会离开这世界的顾瑾年......

“小姐天阴下来了,趁下雨之前回房间里吧。”银莲走到我面前贴心的给我披了件外套。

“我还想多画一会儿呢,银莲姐姐。”我撒娇道。

银莲一副拿我无可奈何的样子进了房间“没办法,我去给你拿把大伞。”

银莲是除了我父母以外对我最好的人,我不想让她担心。

银莲是个好女孩,是我的母亲在一次外出时带回来的。那时她才十四五岁,不经意间我们都长大了。银莲做什么事我都很放心,只是有时候我真希望她能改改爱操心的毛病。

虽然我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身体确实不好就是了。但每天我都按时吃药,每月都在积极配合医生的例行检查。

父亲曾对我说过我的身体状况,抵抗力要较同龄的孩子差很多,很容易感染上病菌,是易生病的体质,因此我被下了禁足令。

说起来自母亲发生意外后,父亲对我的保护真是格外严苛,有时候连拿东西这点小事都不让我做,明明我完全可以拿得动的。

“一棹春风一叶舟,一纶茧缕一轻钩。

花满渚,酒满瓯,万顷波中得自由。”我笑了笑,我果然还是不了解你啊。

“小姐你又在说些奇怪的话了。”银莲将大伞放在地上,撑起在我的头上。

这种大伞很像是前世中商铺小贩露天时会放的那种伞。虽然我不知道银莲一个人是怎么拿得动的,因为它看起来很沉。不过这样一来雨就不会淋到我和我的画。

“银莲你这么怪力会找不到男朋友哦。”我故意岔开话题打趣道,借此希望她忘记刚才她听起来很奇怪的话。

“我有小姐就够了。”银莲心满意足的看着我。

“我对同性可不感兴趣。”我摆了摆手。

“果然能和小姐结婚的,只有天了吧。”银莲别有深意的仰望天空。

“大概……吧。”我拿起画笔,继续描绘着令人向往的蔚蓝。

下雨了,我伸出手雨滴滴落在我的指尖“水蒸气浓度饱和了。”

雨滴顺着云层中透过,飘落在地。还好不是什么大雨,这样我就不用回去了。

在画布上画着蒙蒙细雨,抬起头的刹那,我看见一位站在不远处的少年。

褐色的短发,湿漉漉的滴着水,光滑的额头下是一双澄澈的桃花眼,高挺的鼻梁,微薄的唇,雨水顺着发丝滑落至少年的锁骨,浸入他白色的衬衫,露出隐约的白皙皮肤。

美好而又干净的少年,不觉间我竟将它画在了画布上。虽然是下意识的,虽然没有征得主人的同意。还好这并不是前世的世界,否则绝对会被评价为喜欢正太的变态。

他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似的,又像是才看到我,不好意思道“请问你是在画我吗?”

“被发现了啊。”我尴尬一笑。

他走了过来,发梢还滴落着雨珠。他走到我面前,看到画布上的色彩,不禁怔在原地,“好漂亮的……天空。”

像是小孩子般的夸奖,不过他也确实是个孩子,娇小的身材上有着我见过最为干净的脸庞,富有光泽的黑色长睫毛下隐约可见他清澈的蓝色眼眸,让人着迷。

或许这就是小孩子与生俱来的魅力,“我觉得你比天空还要耀眼。”这是我的真心话。

他笑了笑,眼眸中掀起阵阵涟漪。无邪的笑容中,有些羞涩又有些可爱。他伸出手,真诚的看着我“我叫顾瑾年,你呢?”

“你是……顾瑾年?”如同失音了一般,我呆住了。

“嗯?”顾瑾年依旧是纯真的脸庞,侧过头疑问道“小姐知道我的名字?”

虽然我知道公爵千金沈念和顾瑾年有交集,但我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这么早就认识。那个比谁要温柔的顾瑾年,那个与世无争的顾瑾年,那个注定会离开这个世界的顾瑾年。

如果他没有被选中,那么他的人生又会是另外一番模样吧。

我看着眼前向我递出手男孩,不知为何心脏仿佛经历着前所未有的痛楚。

“我叫沈念,和我结婚吧顾瑾年,我不想在王位争夺中看着你被容安馆伤害。”我脱口而出的,是我自己都感到惊讶的话语。看来下个月要检查的不仅是身体,还有脑子。对于第一次见面就说出这种话的,不是痴汉,就是变态,而且语气生硬,就像是威胁一样。这哪像是一个九岁的公爵千金人设,正当我为说出的话而感到后悔时,他竟然笑了。

唇角微勾,顾瑾年伸出小拇指温柔地看着我“那就拉钩钩约定好了哦,沈念是我的未婚妻,一百年不许变。

沈念,等我长大就娶你。”他的眼眸微微晃动了一下,下一刻,便将整个天空锁进了眼底。

热门小说推荐:三国新说〕〔漂浮大陆〕〔为君长留相思意〕〔渊川月下〕〔捕捉一只网不红〕〔羽翼的光芒〕〔风会告诉你zp〕〔祖巫之地〕〔帝国飘摇录〕〔宠御天下〕〔空白帝〕〔代号之战〕〔老娘变喵了〕〔四世天堂〕〔天行有道〕〔我们终将会被遗忘〕〔爱情是火,生活是水〕〔撒旦的专属魔女〕〔尘世诡谈〕〔重生之两开花〕〔异界之济世安邦〕〔下堂太子妃〕〔灵魂幻界〕〔霸道总裁妈咪上〕〔冷笑之倾城拽妃〕〔炼冰录〕〔村落怪谈〕〔变异之觉醒者〕〔通感猎杀〕〔现实和梦破〕〔爱豆他可盐可甜〕〔神狐咖啡馆〕〔物像泥泞〕〔我的少女打工时代〕〔水镜之术〕〔沧海桑田云中月〕〔冷酷殿下的傲娇公主〕〔你亦是温柔〕〔本王来收你〕〔幸福那么简单〕〔天才的诞生〕〔人和神的游戏〕〔无界天荒〕〔病例风云〕〔她的城市述说着我的事〕〔神力一千人〕〔虚无之空间〕〔忽忘虚空〕〔倾世琴师皇妃太难当〕〔燕归来兮〕〔全息网游之神级大小姐〕〔主公〕〔散财系统〕〔身凌万顷〕〔重逢是缘〕〔星海下的喀山人〕〔重生后我依旧是团宠〕〔两生两死〕〔愿为你奔赴战场〕〔全能夫妇闯天下〕〔贪恋你的容颜是我最大的错〕〔异界死亡之旅〕〔道法起源〕〔昨夜的风〕〔我无敌在修仙都市〕〔逐鹿杀神〕〔太平湖侠传〕〔沁花契〕〔江湖侠探〕〔觅魄〕〔从末世开始的恶搞生活〕〔穿越之嫡女风华录〕〔创世秘闻录〕〔惊魂丧尸〕〔这个男主脑子有坑〕〔末世危机之异能进化〕〔平行世界狩猎〕〔末世之永恒时空〕〔鬼碑辛秘〕〔重生影后再复光辉〕〔我在隔世遇见你〕〔缔亡黑邪上无法无天〕〔长生话长生〕〔苍夕〕〔万界树之异界武林〕〔进化尽头〕〔石剑圣刻之湮灭者〕〔战神联盟之布莱克之梦〕〔纯迟相依雅然失萧〕〔深夜情感书屋〕〔天籁何人舞〕〔七情魔宗〕〔时之殇曲〕〔浩瀚云月〕〔重生之养成记〕〔天黑闭上眼〕〔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〕〔尊里装着糖浆〕〔寒梅戏〕〔好女人的爱情游戏〕〔他来时光芒万丈〕〔幻纪元中的青梅竹马〕〔贪婪世界〕〔杀手都市回归〕〔俏萌宠妻〕〔美人倾城笑〕〔嫡女有毒之霸道小王妃〕〔斗战天之极〕〔战联之零落逝曲〕〔掘星门〕〔凉天居〕〔屠魔卫道〕〔邪魅总裁:信不信我咬你〕〔自那天起〕〔重生之军阀当道〕〔血染时代〕〔放过你放过我〕〔腹黑妈咪腹黑爹〕〔EXO初心不变〕〔绝世冰帝
最新入库小说:构世〕〔白日极夜〕〔那时我们都不懂爱〕〔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〕〔赛尔号之碧瑶〕〔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〕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〕〔年华独白〕〔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〕〔觉醒之天下为敌〕〔袖了双手倾了天下〕〔我负子戴〕〔兽皮人的复仇〕〔蚁恋〕〔火影之宇智波曦月〕〔菲花之梦〕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〕〔末日狂帝〕〔盗墓王者〕〔戒不掉你的笑与酷〕〔玉喜〕〔未央月影〕〔盗墓王者〕〔腹黑总裁我以有约〕〔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〕〔杂牌神算〕〔容安馆的你〕〔最强末日系统〕〔永恒的长城〕〔北武都尉司〕〔邪凤逆天:轻狂二小姐〕〔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〕〔凤舞九天必以长情〕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〕〔第二次的爱情〕〔快穿之boss别黑化〕〔末日狂帝〕〔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〕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〕〔万界崇凰〕〔戒不掉你的笑与酷〕〔北武都尉司〕〔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〕〔花落的瞬间〕〔血夜黎明〕〔清钰岸〕〔炮哥小钢炮〕〔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〕〔腹黯霸蒂〕〔凰绝之今妃昔比〕〔夜色镇迷案〕〔苍茫末世〕〔废土生存法则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眼中无泪心流泪〕〔山海不平隔云天〕〔末日狂帝〕〔凤舞九天必以长情〕〔万界崇凰〕〔永恒的长城〕〔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〕〔后洛神赋〕〔后洛神赋〕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〕〔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〕〔血族灵契〕〔红颜乱之公主遗恨〕〔宇宙纵横〕〔白日极夜〕〔第二次的爱情〕〔花开半夏爱如烟漫〕〔菲花之梦〕〔恋与白起〕〔盗墓王者〕〔山海不平隔云天〕〔洛克王国之征途〕〔伽蓝何处〕〔与心相连〕〔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〕〔家有妖医〕〔问仙之旅〕〔未来神话〕〔腹黯霸蒂〕〔古荒道月〕〔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〕〔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〕〔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〕〔七日记〕〔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〕〔花开半夏爱如烟漫〕〔永恒的长城〕〔网游之重启战魂〕〔暮去待你归〕〔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〕〔网游之均衡天地〕〔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〕〔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〕〔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〕〔吾家有树才安好〕〔我负子戴〕〔有主见的方润〕〔傲娇总裁宠萌妻〕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〕〔传说之下之时间线〕〔血族灵契〕〔第二次的爱情〕〔专属于她的爱恋〕〔末世兽都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利刃侠〕〔强宠小小姐〕〔废土生存法则〕〔一条狗引发的血案〕〔鬼王的傲气小姐〕〔盗龙陵〕〔强宠小小姐〕〔赛尔号之碧瑶〕〔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〕〔娱乐圈之倾世妖娆〕〔带回一只女婴来
温馨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