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苗啰小说网 > 西方奇幻 > 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

相识

相遇

感谢上苍,让我遇见了你。

这美丽的季节,这美好的相遇。

2011年的那个秋天,心随着秋风萧瑟飘摇,心事像落叶一样枯萎埋葬,一切都消失在那个烟雨缥缈的清秋中。

大西北小县城依然显得那么宁静,那么孤凉。

记得20岁生日那天下午,刚从沉睡中睁开眼睛,顺手拿起一颗苹果咬了一口,迷迷糊糊的从宿舍走了出去。

这时,突然走进几个陌生人,抬着东西,拿着行李从我的身边一晃而过。

后来看见我一个队友阿强也在搬东西,这才知道原来是有高三学生搬宿舍,他是在给同学帮忙。

在和阿强聊天的此刻,一位中年阿姨向我的房东问道:“这里环境怎么样?我家孩子在高三,马上要高考了,要安静点好。”

房东速快的说:“我们这里环境很好,很清静,这里住宿学生很多都是高三的,他们人也很好。”

我想这一定是一位很优秀的学生,学习成绩肯定很好的?

接着,这位中年阿姨又说:“之前孩子住宿那里小孩很吵,休息不好,这才搬宿舍。”

在说笑声中她们走上了二楼最后一间房子,原来我也是住那间房子。

转眼间一位高个子微胖的女孩,傻乎乎地从楼梯口走了上去。

相识

或许我们的相识是一场错误,但我希

望一直错下去,没人去纠正。

晨光,就这样,一点一滴,依着云彩,慢慢的跳上了睡梦中学子的眼眸。

每个早晨,我都起的很早,院子里的同学平常属我到校的最早,所以,经常一个人在漆黑的路上早已成为习惯。

一个清晨,刚走出门,一股冷气扑面而来,凉嗖嗖的,望远处看去,薄雾笼罩着大地,像层白沙,隐隐约约看见一个高个子走过来。

突然,那位刚来不久的大个子女孩走到我面前,主动向我问好,很有礼貌的给我说:“看你早晨起的很早,学习一定很认真吧!

我只好勉强的微微一笑。

然后她又说:“你以后早晨等等我”

因为,不好意思直接拒绝,我随口只是说了句好的。

然而没想到这随口的一句话,却让我陪伴了一年,等待和牵挂到今天!

在往学校走的路上我基本没说什么话,只是低头走我的路,也懒得理她。

呵呵,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自己真是很腼腆,大男子主义极其严重。

就这样每天我们上下早晚自习,在来回学校的路上都走在一起。从此那条通往学校的窄窄的小巷道便觉得越来越近了。

一个礼拜后下晚自习的路上,她突然看了我一会,说:“你是一个不简单的人。”

我答道:没有,没有的,我是很普通的。

她接着又说:“你是谦虚,你是深藏不露。”

我摇了摇头,再也没说什么,只是微微一笑。

时间过得真快,又这样几天过去了,她突然问我:“你叫什么名字?

我很严肃地说到;不知道,该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。

最后,我还是没有说给她,总之觉得她很烦,很不喜欢她,很不想今后一起和她走了。

诶!真是的,作为大男子主义的我,每天早晨本来起来都很早的,洗刷后速快的去学校。

这下可真糟了,还得每天等你。

我心里这样自言自语的责怨着,背着书包在门口焦急的走来走去等她,看着她慢慢的从楼上走下来。

突然她又说:“帮我拿下书包,东西又忘了。”

她又跑楼上去拿东西了。

唉,这我快要迟到了,你还在这里,真拖拉,女孩真麻烦,明天不等了,真是的。

没过一会儿,她又快速跑过来,从我手中拿过了她的书包,说道:“阿博谢谢你等我”!

赶紧走,快点,快迟到了。

你怎么知道我名字?

她笑了,说:“就知道啊,怎么了啊?”

好吧,你,你厉害!

相知

人之相交,贵在相知,人一知己足一生。社会的人脉之复杂让你无法想象,好朋友应该在心不在多,懂得寻觅你的知己而不是泛滥你的友谊。

喂!妹妹,你是叫妹妹?

呵呵,黑妹。

“你,你叫我什么呀?”

哦,没什么,妹妹啊,

“你怎么知道我叫妹妹啊?”

我猜的,你,你妈妈(阿姨)这样叫的。你家人真疼你啊,都长这样大了,还叫你妹妹?

“是呀,是呀﹗家里都很疼我,我爸爸,我哥哥都很惯我的!”

这是我第一次放开和她聊天,也是第一次叫她的小名,叫着叫着慢慢就消除了那种陌生感。

下晚自习回宿舍后看看书,夜已经很深了,正要入睡之时,整个院子里都熄了灯,一片漆黑,却发现只有二楼,最后一间宿舍还是亮着灯,噢,这是她的灯,她真够刻苦,这样晚了依然还在看书。

深夜只有你的灯还在亮着,从此,照亮了我的心。

几个星期已经过去了,慢慢地我们之间开始熟悉起来了,每天下晚自习第一件事情就是站在教学楼前等她。

无论雨雪、还是多忙多累,我也要准时等她。

即使我不回宿舍去,我也要把她送到住宿的地方,然后再回去和同学玩,一大早又回住宿接她,这成了我的责任和义务,后来坚持到高考结束!

记得有一次下晚自习后,我们一起走出来,在刚出校门口的时刻,恰巧碰到学校的张副校长,她走过去和张副校长打了招呼,我看到张副校长也很热情的给她也打招呼。

我觉得她和张副校长一定很熟?或者是亲戚关系?也许这是我天生敏感的性格,才有如此感觉。

喂;阿芳,你认识张副校长。

她说:“噢噢,是的。我入学手续是他办得,我原来休了两年学。”

什么?什么?你休过学?

她说:“是的,在快读完高二的时候,我身体很不好,实在是无法坚持在学校上课,只能回家调养。

噢噢,知道了。

“我这次来入学,我去办入学手续,他还是一口叫出了我名字。”

那张副校长对你影响这样深?你一定学习很优秀吧!

她说道:“办休学手续时,我找校长,校长不给办,又把我推到副校长那边,接他们还是不给我办,我就站在校长门口等了好几天,就这样,最后张副校长才给我办的。”

此时此刻,我沉默了一下。

不知道为什么?我听后心里对她有股敬佩的力量,也有一种说不上的感觉在加速我心脏跳动的频率。

回到宿舍了,总觉得这孩子一定不简单,在家修学两年,回到学校继续刻苦学习,不到一年内,要回归课堂,跟上落下的课程,考上理想的大学,那是件很不容易,很不简单的事情。

从此对她认识更深了一步,一下子去除我眼中对她原来那种烦感!

相近

人与人之间也

你来我往的,时间久了,熟悉了,

便相互靠近。

我宿舍的正门口,是一间用石棉瓦和木架搭建起来大棚,我们院子里住宿的五六个同学都在这里做饭,平常这里显得比较热闹。

当时我们做饭都用煤气灶,我的厨具就隔着她的,之间距离也只有不到30厘米,所以经常看到她做饭。

她很与众不同,我们是做好了饭,先吃完饭后再慢慢洗碗,她却恰恰相反。

她吃的很少,大概不到一碗饭。

做饭也真显得笨手笨脚的,看起来傻乎乎的。

做好饭后就把饭打在碗里,然后直接洗锅,洗完锅立即倒完脏水,端着那碗饭回二楼自己宿舍去吃了。

之前也许是没有注意到,只听她说她身体不好休过学,现在才慢慢发现她体质依然不是太好。

待在宿舍我经常闻到有一股刺鼻的中药味,后来才发现她每天晚自习后,就在我宿舍门口熬中药。

2011年11月29星期二晚自习后,在路上和她聊天中瞬间我看到她脸色很不好,她也突然手扶了扶墙,站了一会儿。

我问她,没事吧?

她立马摇了下头,笑着对我说:“没事,没事,看我好好的嘛,比你强壮,要不比一比。走吧,赶紧走吧。”

说笑中她还故意加快了步伐,走在了我前面。

看得出来她虽然笑着,但声音有些颤抖,面色苍白。

诶!这孩子怎么这样要强了?明明不舒服,却硬要撑着,还故意走快,证明给我看她没事。

回到宿舍她熬完中药,没一会看到她熄灯了,这是她关灯最早的一次。

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,依然如此,每个早晨晚上都是和她一起走,依然还是那条小巷道,只是变的更近了罢。

来回学校只有那么不到十分钟路程,但听了她讲了很多很多的话,几乎每天晚上都给我讲一些深奥的生活或者人生哲理,时间久了,发现我的思想被她有点感染了。

相敬

相敬如宾,这绝不是虚伪的装饰,

而是相互关怀与体贴的体现。

初冬不如隆冬神圣**,不如金秋给人收获的喜悦,然而它却承载着别有的一份美丽,让我眷恋!让我陶醉!让我难忘!

使我想到温暖的阳光,使我想到灿烂的笑容和蓬勃的青春。

大西北初冬,北风习习,落叶飘零。

天气早已变得寒冷起来,但为了梦想,为了高考,为了将来,为了命运,我们信心饱满,不怕艰苦,不怕劳累依然坚持于严寒对抗。

周末下午来到县城西郊的市场逛,不远处挂在铁丝架上一双粉红色的女士手套特别亮丽,一下子吸引了我的眼球,还没来得急谈多少价格,跑过去直接付了钱就拿走了。

这是我第一次买女孩的东西,也是第一要准备送女孩礼物,心情极度紧张而害怕。也不知道怎么送她?在什么地方送给她?

总之东西是买了,而且自己也很喜欢,但怎样送出去却给我出了一个难题。

去上晚自习时,我把手套装在自己的书包里,打算下晚自习后在回宿舍路上送给她。

快下晚自习的那半节课,仍然还是那样紧张,那样激动,在徘徊着,在犹豫着,这到底送还是不送给她了?

叮铃铃…叮铃铃,终于等到下晚自习了。背起书包急匆匆地离开了教室。

从书包里掏出来看看那双手套,看了下又放进书包,然后又掏出来看看,嘀咕着这到底送还是不送她了?

慢慢的走出教室,站在教学楼下等着阿芳过来,五分钟过去了,十分钟过去了,十五分钟过去了,怎么还不来啊?又五分钟过去了,看见她慢吞吞地走过来。

冷不冷?

她答道:“不冷,不好意思,让你等久了”

哦,没事,没事的。

走到人少的地方,我看了看她,果断的掏出手套,迅速的递到她手里,赶紧低下了头。

她说:“什么?这是?我不要。”

天气冷了,今天去给我买手套,顺便也给你捎一双,你就将就下戴着吧,这没什么的,不就一双手套吗?

以后能不能能叫你姐姐?真心的想做你的弟弟。

她笑着答道:“可以啊,很高兴!不过做我弟弟可是要有条件的,”

我追着问道:什么条件?

她说:“我弟弟可不好做啊,你可要想好呢?做我弟弟可要吃苦的,可要给我乖乖的,有时也许还要挨揍的,我的很多表弟,弟弟都怕我。”

哈哈!不怕,你真厉害!谢谢你姐姐,以后可真叫你姐姐了。

此刻她用一种很奇特的眼光看了我一会,看得我都有点害羞了。

我赶紧转过了头,看着她那双水灵灵的又圆又

热门小说推荐:旧人颂〕〔鳄变〕〔快穿之拽个男神跑回家〕〔官至几品〕〔自由太子〕〔青春成长的路〕〔星卡生存空间〕〔修真在星际〕〔桃花妖妖,深度偏爱〕〔羽月意难忘〕〔创世双翼〕〔回欢当歌〕〔询君歌〕〔狐仙爱一回可好〕〔侠从岛上来〕〔告诉她哭也是福〕〔樱花下的花语〕〔都市帝王李环宇〕〔名侦探柯南之魔法少女〕〔重生之都市修行〕〔TF之花开彼年爱成殇〕〔维利会〕〔我的婆婆们〕〔秩序王座〕〔终身恋一人〕〔新世纪一切都是美好的〕〔末世合成系统〕〔破寒行〕〔故人谋〕〔极品僵尸混都市〕〔沪上爱情启示录〕〔微短篇合集〕〔牧羊先生和羊姑娘〕〔龙珠重生赛亚人王子〕〔泣血〕〔此生别过来生不遇〕〔我靠偷盗成神〕〔异外之喜〕〔修行大世〕〔雪降异世异能结界师〕〔第五个新娘〕〔绫动思源〕〔无上道神〕〔狂战末世〕〔人生的一万种可能〕〔骑士血誓〕〔异界之骑马与砍杀系统〕〔逆袭逆袭〕〔圣域传说之圣战轮回〕〔佞庶〕〔艾欧梨亚〕〔五生五世情人劫〕〔异度大明〕〔阎爷的孟婆啊〕〔林生〕〔梦境逃杀〕〔龙修在都市〕〔紫影流苏〕〔琉璃云之歌〕〔我是海底人〕〔命运的时空之轮〕〔一整个曾经的爱〕〔山海世界里没有金手指〕〔灵飞经〕〔死灵的叹息〕〔阴阳百事〕〔鸿天破穹〕〔茶醉美人〕〔绝世鬼夫之家有灵妻〕〔我的校园梦为什么会这么多〕〔自命伟大生而平凡〕〔英魂之刃之时空纷争〕〔沉溺于网络的死循环〕〔帝王的极品娇妻〕〔枕边无字书〕〔联盟之金色的雨〕〔超武至尊〕〔扫荡修仙世界〕〔放开她我来娶〕〔不是凡人〕〔当初何必会夜凌〕〔伊德〕〔王妃倾城不嗜血〕〔元道成仙〕〔伊泽瑞尔的探险笔记〕〔替补动漫主神〕〔敬天下〕〔娘子为夫不放〕〔豪门盛婚:霸道总裁很威武〕〔都市复仇之路〕〔魔卡少年之失落的灵卡〕〔天下为戏〕〔神将王侯〕〔独宠废柴七小姐〕〔一刹而过〕〔你在人间几月天〕〔重生之丧尸之地〕〔新船〕〔塞纳阳光〕〔归去一万年〕〔武圣祖〕〔总裁哥哥不要嫁〕〔快穿之哥哥的灵儿又凶又甜〕〔女主拿错剧本了〕〔默默泪下〕〔我与校花二三事〕〔凌世元尊〕〔张栓女〕〔我的臆想书〕〔四方大陆纪〕〔血正红〕〔女王大人乖乖入怀〕〔不开的唇〕〔心上的石头〕〔飞行侦探社之大学时代〕〔将军泪美人殇〕〔顾少你的老婆要逆天〕〔阴阳道铺〕〔乱世浮华:司花入梦〕〔带着女神去探险
最新入库小说:袖了双手倾了天下〕〔觉醒之天下为敌〕〔恶灵之刃〕〔十年繁华依旧〕〔刀塔之小兵逆袭〕〔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〕〔失乐泉〕〔血族灵契〕〔鬼王的傲气小姐〕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〕〔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〕〔眼中无泪心流泪〕〔超时代:自由世界〕〔敲响天际之门〕〔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〕〔戒不掉你的笑与酷〕〔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〕〔专属于她的爱恋〕〔寻亲旅恋〕〔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〕〔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〕〔落花下分开过〕〔有主见的方润〕〔家有妖医〕〔新夜半鬼叫门〕〔总裁大人太温柔〕〔半夏浮华〕〔构世〕〔花开半夏爱如烟漫〕〔网游之重启战魂〕〔总裁大人太温柔〕〔囚爱之邪帝霸爱〕〔网游之争王记〕〔蚁恋〕〔红颜乱之公主遗恨〕〔倾城落雪〕〔未来神话〕〔刀塔之小兵逆袭〕〔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〕〔洛克王国之征途〕〔玉喜〕〔恋与白起〕〔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〕〔走啊去捉鬼〕〔暮去待你归〕〔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〕〔腹黯霸蒂〕〔戒不掉你的笑与酷〕〔诡异童话〕〔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〕〔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〕〔新夜半鬼叫门〕〔玩世不恭小妖姬〕〔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〕〔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〕〔寻亲旅恋〕〔将恶人进行到底〕〔构世〕〔三千纪元〕〔盛宠毒妃五小姐〕〔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〕〔EXO之为爱起舞〕〔推倒相公〕〔无忧城〕〔走啊去捉鬼〕〔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〕〔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〕〔北武都尉司〕〔血族灵契〕〔菲花之梦〕〔废土生存法则〕〔又是一年梨花似雪〕〔恋与白起〕〔山海不平隔云天〕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最强末日系统〕〔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〕〔眉间轻点泪花妆〕〔祸国小妖妃〕〔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〕〔梅萼调〕〔我负子戴〕〔风琴雨夜〕〔那时我们都不懂爱〕〔赛尔号之雪舞暗夜〕〔利刃侠〕〔重生之不再遗憾〕〔敲响天际之门〕〔苍茫末世〕〔巅峰枪王〕〔二世奈何又逢君〕〔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〕〔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〕〔永寂山河〕〔白鹿归〕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〕〔一条狗引发的血案〕〔诡镇怪谈〕〔邪凤逆天:轻狂二小姐〕〔血降〕〔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〕〔二世奈何又逢君〕〔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〕〔爆裂飞车之风之子〕〔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〕〔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〕〔巅峰枪王〕〔年年岁岁声声慢〕〔启征途〕〔大时代战事〕〔彼岸可有花〕〔将恶人进行到底〕〔敲响天际之门〕〔火影之宇智波曦月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腹黑总裁我以有约〕〔祸国小妖妃〕〔蔷薇刺〕〔血凰涅槃凌九霄
温馨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